辽沈战役简介 辽沈战役是在哪一年发生的?

原标题:在辽沈战役期间,解放军为什么没有设“总前敌委员会”?

70年前,一场几乎可以说是决定中国命运的大会战——淮海战役爆发了。从1948年11月6日起,至1949年1月10日止,这次历经66天的、堪称中国近代军事史上规模最大的会战以国民党军队的惨败告终。经此一战,国民党军队精锐尽失,再也无力抵御解放军的攻势。

淮海战役:1946年7月,中共华中分局京、沪、徐、杭特派员周镐(1946年加入共产党,公开身份为国民党少将军统特务)与谢庆云、郭楚材在一○七军驻南京办事处秘密开会,部署策动孙良诚部起义的指示,策反的重点对象是孙良诚和中将副军长兼二六○师师长王清瀚。根据华东分局的指示,周镐与谢庆云、郭楚材等加紧了对孙良诚部的策反工作。他们针对王清瀚易于争取的情况,决定先做王清瀚的工作。

图片 1

历史网小编为您整理:辽沈战役简介 辽沈战役是在哪一年发生的?

辽沈战役是中国近代史中第二次国共内战的“三大战役”之一,1948年9月12日开始,同年11月2日结束,共历时52天8_8_8_8_4_4_0_0_c_o_m。中国共产党称之为辽沈战役,中国国民党称之为辽西会战,又作辽沈会战。

中共将领林彪、罗荣桓指挥东北人民解放军在中国东北地区向被分割于沈阳、长春、锦州等地的中华民国国军发起进攻,以伤亡6.9万人的代价,消灭及收编国军东北剿匪总司令部总司令卫立煌所率领的1个剿匪总司令部、4个兵团部、11个军部、33个师部、旅部团部不计,共47.2万人,并攻占了东北全境原文www.88884400.com。[2]东北人民解放军获得完全胜利,辽沈战役后,中国人民解放军首次在兵力数量方面超越中华民国国军。

1948年9月12日,林彪、罗荣桓率东北解放军发动攻击,连克辽宁昌黎、滦县、兴城、绥中、义县、国民党军被分割在锦州、锦西、山海关地区nyq。蒋介石急调北宁县华北“剿总”的5个师和山东的2个师,连同原在锦西4个师,共11个师,于10月10日至15日猛攻塔山,以解锦州之围,但未能突破解放军的阵地。

10月11日,廖耀湘指挥的国民党军第九兵团11个师和3个骑兵旅由沈阳驰援锦州,亦被阻止在黑山、大虎山东北地区欢迎88884400.com。

推荐阅读:老兵杨志道回忆:曾大战鸡公岭与侵华日军拼刺刀

14日,东北野战军对锦州市发起攻击,15日攻克,全歼守敌,俘敌10万余人。17日,驻守长春的曾泽生率第六十军26000人起义,其余在东北“剿共”副总司令郑洞国率领下投降历_史_网

蒋介石此时仍想夺回锦州,打通关内外的联络,令第九兵团继续向锦州前进。东北野战军主力于26日在黑山、大虎山将第九兵团包围,经两天激战,歼10万人,廖耀湘等多名高级将领被俘原文88884400.com。11月2日解放沈阳、营口,再歼敌近15万人。

此役历时52夭,共歼敌47万人,解放了东北全境历史网

众所周知,解放战争共有三大战略决战(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平津战役),解放军在其中的淮海战役和平津战役都设有“总前敌委员会”。但奇怪的是,辽沈战役却没有,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长久以来,关于国共双方的参战兵力多以国民党军80万败于解放军60万一说最为常见,然而国民党方面却认为自己是以40万兵力在无后续补给状况下苦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想搞清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先搞清楚到底多少部队参战。

不久,王清瀚被发展为中共特别党员,这为进一步策反孙良诚准备了条件。1948年11月中旬,在淮海战役第一阶段接近结束、黄百韬兵团及孙良诚部将被围歼之际,周镐、谢庆云、王清瀚等在二六○师师部,与孙良诚进行着决定孙部命运的谈判。权衡再三,孙良诚终于答应把部队集中到江苏睢宁,然后通电起义。

辽沈战役是中国近代史中第二次国共内战的“三大战役”之一,1948年9月12日开始,同年11月2日结束,共历时52天。中国共产党称之为辽沈战役,中国国民党称之为辽西会战,又作辽沈会战。

图片 2

图片 3

恰在这时,蒋介石派飞机给孙良诚送来一封亲笔信,对他表示“慰勉”。孙良诚这个“百变将军”发生动摇。对孙良诚的这一“突变”,周镐只好冒险只身闯入敌营劝孙良诚投诚。孙良诚听到“投诚”二字大惊,想争取起义的待遇,周镐苦笑着摇了摇头:“给你‘起义’待遇你不要,恐怕现在已经晚了!”

中共将领林彪、罗荣桓指挥东北人民解放军在中国东北地区向被分割于沈阳、长春、锦州等地的中华民国国军发起进攻,以伤亡6.9万人的代价,消灭及收编国军东北剿匪总司令部总司令卫立煌所率领的1个剿匪总司令部、4个兵团部、11个军部、33个师部、旅部团部不计,共47.2万人,并攻占了东北全境。[2]东北人民解放军获得完全胜利,辽沈战役后,中国人民解放军首次在兵力数量方面超越中华民国国军。

首先要说明的是,“总前敌委员会”是党为了组织领导某地的武装革命或重大战役指挥而设立的临时性最高前线指挥机构。解放军史上最早的“前委”在南昌起义时便出现,几乎与建军同时。

解放军有多少兵力

孙良诚哑口无言,面红耳赤,还想争取起义待遇。周镐、方中铎向上级作了请示,上级命令:“孙良诚一贯反复无常,身陷绝地了才想着要起义,不行!他要投诚就投诚,否则武力解决!”周镐再次劝告他:“你不愿意投诚也可以,但你要知道,投诚和被俘是不一样的!”孙良诚于是喃喃地说:“那好吧,我投诚!”

1948年9月12日,林彪、罗荣桓率东北解放军发动攻击,连克辽宁昌黎、滦县、兴城、绥中、义县、国民党军被分割在锦州、锦西、山海关地区。蒋介石急调北宁县华北“剿总”的5个师和山东的2个师,连同原在锦西4个师,共11个师,于10月10日至15日猛攻塔山,以解锦州之围,但未能突破解放军的阵地。

图片 4

先说解放军方面,中共中央、中央军委为进行淮海战役,特地成立了以邓小平为书记的总前委,对参战部队实施统一指挥,其参战部队则由华东野战军、中原野战军、华东军区和中原军区为主要的部队联合作战。

方中铎对此表示欢迎,“那好呀!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早就应该作出这样的抉择了。”孙良诚不得不提笔写下“放下武器”4个字。随后,孙良诚部1万多人接受了人民解放军的改编。孙良诚投诚后,谢庆云不顾个人安危,又回到一○七军南京办事处,继续从事地下工作。

10月11日,廖耀湘指挥的国民党军第九兵团11个师和3个骑兵旅由沈阳驰援锦州,亦被阻止在黑山、大虎山东北地区。

抗日战争后期,由于同级的多支战略主力部队共同参与的战役逐渐减少,设置“前委”的次数也逐渐减少。到了解放战争中期,随着双方战略决战的到来,需要多支同级别的战略部队联合作。

华东野战军(司令员兼政委陈毅、代司令员代政委粟裕)参战有3个兵团15个纵队,计36万余人;中原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政委邓小平)参战有7个纵队19个旅,计15万人;华东和中原军区地方部队参战有7个独立旅、数十个军分区,计9万余人。

1948年12月,淮海战役进入最后阶段。谢庆云、周镐、王清瀚等对战役的节节胜利,感到格外兴奋。为了对夺取全国胜利多做些贡献,他们向党组织建议,通过孙良诚再做国民党第一绥靖区司令刘汝明的策反工作。中共华东分局和华东野战军敌工部经过慎重研究,批准了他们的策反计划。嗣后,周镐、王清瀚便同孙良诚商议做刘汝明的策反工作。一向狡诈的孙良诚开始一愣,本想说“这根本不可能”,可是话到嘴边又变成了:“不妨试一下,不行再说。”

14日,东北野战军对锦州市发起攻击,15日攻克,全歼守敌,俘敌10万余人。17日,驻守长春的曾泽生率第六十军26000人起义,其余在东北“剿共”副总司令郑洞国率领下投降。

图片 5

在这些部队中,属华东野战军部队实力最为雄厚,多数纵队的兵力在25000人左右,成为淮海战役中承担主要歼敌任务的主力。据战后统计,华野歼敌44万余人,占全部战绩的79%。

12月下旬,孙良诚副官尹严俊到蚌埠绥靖区司令部后,按照孙良诚的安排向刘汝明作了汇报,并密谋了假起义、真诱捕的详细计划。随后,刘汝明一面令尹严俊携带“同意起义,需孙良诚、周镐、王清瀚亲来蚌埠面议”的假降信返回淮北,一面立即电告南京国民党当局,并建议马上逮捕正在一○七军驻南京办事处的谢庆云。尹严俊回到六分区后,先暗中向孙良诚作了汇报,再将刘汝明的回信交给周镐、王清瀚。周镐、王清瀚详细询问了情况,未发现有诈,决定冒险亲自赴埠绥靖区司令部。

蒋介石此时仍想夺回锦州,打通关内外的联络,令第九兵团继续向锦州前进。东北野战军主力于26日在黑山、大虎山将第九兵团包围,经两天激战,歼10万人,廖耀湘等多名高级将领被俘。11月2日解放沈阳、营口,再歼敌近15万人。

淮海战役和平津战役都是解放军的战略主力(野战军或军区)联合作战,需要解决各部队与各地方局之间的统一指挥问题。因此中央特别设置“总前敌委员会”,领导协调整个战役的各方面工作。

第1兵团(又称粟裕兵团,司令员兼政委粟裕),下辖第1、3、4、6、8、10纵队,计6个纵队15个师,是华野所辖各部中战斗力最强的兵团,华野六大主力纵队,有5个隶属该兵团,囊括了粟裕全部嫡系,即所谓叶王陶部队(1纵司令员叶飞、6纵司令员王必成、4纵司令员陶勇),擅长运动战和打穿插,战果最大。据战后统计,1纵歼敌38830人;4纵歼敌最多,达72863人,并生俘杜聿明;6纵歼敌30154人。此外,3纵擅长攻坚,8纵攻守兼备,10纵长于阻击。

1949年1月3日,尹严俊又过河与刘汝明“联系”。4日,尹严俊返回,并带来刘汝明的一个“代表”。5日,周镐、王清瀚与孙良诚、尹严俊、高发起、刘彦锡、朱亚夫、王培功及刘的代表共9人过了淮河,随后派高发起去南京,通知谢庆云尽快赶到蚌埠刘汝明司令部,一同促使刘汝明起义。周镐等过河后,被刘汝明部特务团长、刘汝明之子刘铁军带人“接到”团部。一迈进团部大门,刘铁军冷笑一下,与孙良诚耳语了几句后,便转身说了句:“来人,将这几个共匪拿下!”周镐、王清瀚、谢庆云等被捕后,中共南京市与上海市地下党组织及他们的亲属多方营救,但未能奏效。敌人对他们施尽酷刑,终无所获,最后竟将谢庆云装进麻袋,抛入黄浦江中,王清瀚、周镐也先后遇害。

此役历时52夭,共歼敌47万人,解放了东北全境。

图片 6

图片 7

与淮海战役和平津战役相比,辽沈战役基本上是由东北野战军以及东北军区这一支战略部队完成的,地方局领导也只是涉及到东北局,所以辽沈战役没有设协调多个单位的“总前敌委员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纸面上的实力与实际有差距

责任编辑:

在淮海战役中,国民党方面负指挥之责的是徐州剿匪总司令部,总司令刘峙、副总司令杜聿明、孙震、刘汝明、冯治安、韩德勤、李延年。据称战前辖8个兵团31个军78个师又17个独立团、一个空军大队。此外在会战期间,又成立了3个军7个师。因此累计参战番号达到了34个军86个师。如从账面上来看,上述国民党军队的总和加在一起还真有80万。可事实上,真正参战的部队并非如此。

在徐州剿总内,刘峙虽然为总司令,但实际担负作战指挥之责的则是副总司令杜聿明,其他几位副总司令则都有实际部队需要指挥,仅是空挂副职之名。在徐州剿总指挥的这些部队中,以第2兵团和第12兵团最具战斗力,这也是整个淮海战役中国民党军队所依赖的两支攻坚和救火部队。

图片 8

此消彼长:解放军越打越多

解放军是不是在战役期间一直保持60万兵力呢?答案是否定的。

淮海战役中、后期,解放军的纵队和师的总数量基本无变化,但部队的实力却有较大增强。66天中,各军区共为前线升级补充了10万以上新兵。

如华野所属两广纵队,战役前原有5513人,战役后统计的各类减员人数有2585人,但战役以来的增加人数则有3148人。这里面,增加的人数多为主力纵队调拨的解放区新兵,达2832人。截止1949年1月15日,该纵现有人数为6076人。更厉害的是解放军的即俘、即补、即教、即战。快的话,上午才俘虏的国民党兵,下午就编进连队拿起枪战斗,这使部队在伤亡较大的情况下,仍能保持强大的作战能力。华野4纵12师,在战役开始时共有7697人,战役中伤亡3830人,占原有总人数的50%,但战后,这个师则拥有10505人。国民党军队越打越少,又无士兵可以补充,解放军却越打越多,淮海战役第一、第二阶段中俘虏的国民党军10余万人,大多数都及时补入了解放军部队,成为除地方武装升级外的最主要的兵员补充途径。

图片 9

不能忘记500多万支前民工

在兵力之外,还有一点是不可忽视的,即站在解放军后面的是543万民工。无论是60万打胜80万,还是100万打胜80万,战争胜负的结果,从来不是双方纯粹参战兵力、武器的计算,除了政治上的争取民心和军事上的浴血搏杀外,还有更为关键的因素,那就是后勤保障。打仗就是打后勤,没有强大有力的后勤,就没有与国民党军展开大决战的伟大胜利。陈毅有过一句名言:淮海战役的胜利,是人民群众用小车推出来的!

图片 10

You may also like...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