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博弈难民盼回归:伊德利卜,叙利亚最后一战?

  [观察者网综合报道]

  9月4日晚间,赫梅明空军基地防空武器摧毁两架来自武装分子的攻击型无人机。

图片 1

反对派武装:逃离还是死守

经过了长达半年多的战斗后,本月初幼发拉底河东岸的战事迎来了最后一战。叙利亚当地时间3月1日,美国支持的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宣布,将恢复在巴古斯村打击”伊斯兰国”武装分子的行动。随后库尔德武装集结了数千名武装人员,并出动了包括装甲车、榴弹炮和迫击炮等在内的重型武器,于1日深夜对伊斯兰国控制的最后据点巴古斯村发动了进攻,与此同时,以美军为首的联军也出动了大量战斗机,向进攻的库尔德武装提供了空中支援。

  叙利亚再次“战云密布”,美俄舰艇在地中海东部海域对峙已有一段时间,俄军昨日轰炸“征服阵线”位于伊德利卜的一处无人机组装设施及一个炸药仓库,许多媒体解读为“伊德利卜最后一战”开打。

图片 2图为赫梅明空军基地。(来源:俄罗斯卫星网)

图片说明:连日来
,有大批叙利亚人逃离由反对派武装控制的伊德利卜省北部地区。

“叙利亚有信心改变这一局面,彻底清除伊德利卜的恐怖主义势力影响。这是叙利亚重回和平轨道的必要条件!”叙利亚国家电视台12日的节目再次为叙利亚的最后解放摇旗呐喊。持续7年半之久的叙利亚乱局,危机始于南部的德拉省,战事或将终结于西北部的伊德利卜省。伊德利卜省是叙反对派武装和极端组织在叙境内控制的最后一个据点。叙政府军从8月下旬开始在伊德利卜省周边密集部署兵力,准备发动总攻。连日来,叙利亚政府军对该省境内的武装组织据点发动猛烈炮击。叙利亚总统巴沙尔以及多位高级官员近期在不同场合都明确表示,当前叙政府的第一要务就是解放伊德利卜,无论是以和平方式还是武力方式,叙国土都必将迎来全面收复。在各方博弈的叙利亚,伊德利卜一战牵动人心,对叙利亚民众来说,他们渴望的是全面和平与重建。

图片 3

  不过,俄媒报道称,这样的说法被俄罗斯外交人士否认。

  海外网9月5日电 俄罗斯国防部发言人柯纳申科夫(Igor
Konashenkov)表示,当地时间周二(4日)夜间,俄罗斯位于叙利亚的赫梅明空军基地使用地对空导弹摧毁两架武装分子的无人机,并于同日出动4架俄罗斯战机对叙利亚武装分子目标实施精准打击。

  【环球时报报道 驻叙利亚特派记者
李潇】“叙利亚有信心改变这一局面,彻底清除伊德利卜的恐怖主义势力影响。这是叙利亚重回和平轨道的必要条件!”叙利亚国家电视台12日的节目再次为叙利亚的最后解放摇旗呐喊。持续7年半之久的叙利亚乱局,危机始于南部的德拉省,战事或将终结于西北部的伊德利卜省。伊德利卜省是叙反对派武装和极端组织在叙境内控制的最后一个据点。叙政府军从8月下旬开始在伊德利卜省周边密集部署兵力,准备发动总攻。连日来,叙利亚政府军对该省境内的武装组织据点发动猛烈炮击。叙利亚总统巴沙尔以及多位高级官员近期在不同场合都明确表示,当前叙政府的第一要务就是解放伊德利卜,无论是以和平方式还是武力方式,叙国土都必将迎来全面收复。在各方博弈的叙利亚,伊德利卜一战牵动人心,对叙利亚民众来说,他们渴望的是全面和平与重建。

41岁的出租车司机萨巴赫,于2015年从伊德利卜省东北部城市贾普札维耶逃离,来到大马士革投靠亲戚。回忆起在伊德利卜的日子,他用“混乱”“惨痛”等词来形容那里的状况。大量反对派武装和恐怖分子的盘踞,使各种袭击和爆炸成为常态,他的妻子就是在一次汽车炸弹袭击事件中丧生的。萨巴赫说:“是时候结束那里的混乱了,与其他地方的人一样,那里的人们有权享有正常生活。”

实际上在对巴古斯村发动进攻之前,库尔德武装已经给平民留下了撤离时间。据悉在过去将近三周的时间里,至少有1.5万名平民从巴古斯村撤军,其中也包括不少放弃抵抗的伊斯兰国武装人员。根据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发言人稍早前表示,留在巴古斯地区的武装分子多为外国人,人数大约在千余人左右,并且他们挖设了很多用于防御的地道,以阻击和躲避库尔德武装的地面进攻以及联军战机的大规模空袭。

  《环球时报》9月7日援引俄罗斯《生意人报》6日报道,俄战机4日对努斯拉阵线在伊德利卜省无人机仓库实施的打击,不应被视为对伊德利卜军事行动的开始,最终军事行动的细节将由俄土伊领导人在德黑兰峰会时商定,在此之前各方不会采取直接军事行动。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柯纳申科夫表示,9月4日晚间,赫梅明空军基地防空武器摧毁两架来自武装分子的攻击型无人机,8月期间,赫梅明空军基地区域共摧毁47架武装分子无人机。

  反对派武装:逃离还是死守

伊德利卜省北边是土耳其,东边是叙利亚战前最繁华的阿勒颇省,南边是农业产区哈马省,西边是有俄空军基地的拉塔基亚省,此外,伊德利卜省离有贸易核心港和俄罗斯海军基地的塔尔图斯省也很近。这样的地理位置,使伊德利卜省成为叙利亚北部的交通要冲和战略要地。南北贯穿叙利亚的M5高速公路和东西贯通叙利亚的M4公路都穿省而过,重要的N2、N6、N7等公路也经由当地。但因当地地形以丘陵和山地为主,平原和盆地较少,该省整体上经济相对落后,人口聚集区也较为分散。

图片 4

图片 5

  柯纳申科夫还表示,9月4日当天,赫梅明空军基地出动4架俄罗斯战机,使用精确制导武器对位于叙利亚伊德利卜省的武装组织“胜利阵线”相关目标实施了空袭,主要瞄准武装分子用于储存无人机的仓库,并对武装分子使用无人机对赫梅明空军基地等发动袭击的地点进行侦查。

  41岁的出租车司机萨巴赫,于2015年从伊德利卜省东北部城市贾普札维耶逃离,来到大马士革投靠亲戚。回忆起在伊德利卜的日子,他用“混乱”“惨痛”等词来形容那里的状况。大量反对派武装和恐怖分子的盘踞,使各种袭击和爆炸成为常态,他的妻子就是在一次汽车炸弹袭击事件中丧生的。萨巴赫说:“是时候结束那里的混乱了,与其他地方的人一样,那里的人们有权享有正常生活。”

大马士革大学社会学博士卡利姆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伊德利卜本身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其对于叙交通、经济和战略等层面的重要意义,彻底解放伊德利卜,将为叙全面实现稳定和重建进程奠定坚实基础。同时,叙国土全部收复,将为全面政治进程的开启创造条件,更象征着叙利亚重回和平。因此,卡利姆强调,解放伊德利卜,现实意义与象征意义并存。

由于库尔德武装宣称巴古斯村仅剩下了武装分子,因此,联军战机对该地区不仅进行了狂轰乱炸,甚至也动用了国际公约禁止的白磷弹。据叙利亚媒体3月4日报道,3日晚以美军为首的国际联军空军,出动了大量F-15和F-16等型号战斗机,对伊斯兰国控制的最后据点巴古斯村,进行了至少15次以上的空袭,而且联军战机也再次使用了白磷弹。与此同时,库尔德武装的地面部队,也对巴古斯村发动了大规模的进攻。

  叙利亚最新局势示意图(半岛电视台9月4日)

  柯纳申科夫强调,俄罗斯战机事先通过多种渠道进行确认,仅对确定的武装分子目标实施了空袭,打击目标距离居民区很远。他补充表示,两架苏-34战机摧毁了一处武装分子用于装配无人机的工作室以及一座储存爆炸物的仓库,另有苏-35S战机装载高精度武器摧毁了一处武装分子用于储存便携式防空武器的弹药库。

  伊德利卜省北边是土耳其,东边是叙利亚战前最繁华的阿勒颇省,南边是农业产区哈马省,西边是有俄空军基地的拉塔基亚省,此外,伊德利卜省离有贸易核心港和俄罗斯海军基地的塔尔图斯省也很近。这样的地理位置,使伊德利卜省成为叙利亚北部的交通要冲和战略要地。南北贯穿叙利亚的M5高速公路和东西贯通叙利亚的M4公路都穿省而过,重要的N2、N6、N7等公路也经由当地。但因当地地形以丘陵和山地为主,平原和盆地较少,该省整体上经济相对落后,人口聚集区也较为分散。

但解放伊德利卜并不容易。叙国家电视台12日称,伊德利卜的恐怖分子和反对派武装不仅长期挑衅政府军,还不时用无人机骚扰俄在叙赫梅米姆空军基地,近期又开始对哈马省发动小规模袭扰。11日晚间,叙政府军在哈马省北部郊区击落一架无人侦察机。据叙当地消息人士透露,目前伊德利卜冲突降级区内约有45个不同身份与派别的武装团体,总人数在5万至8万之间。沙特、土耳其等国情报部门透露,部分武装分子已有意撤离。不过,包括“支持阵线”在内的一些极端武装组织,近期仍在伊德利卜省内挖掘和加固庞大、复杂的隧道网,准备死守到底。

图片 6

  新华社记者胡冠6日晚间也发表分析文章称,由于一些世界和地区大国错综复杂的博弈等因素,“最后一战”虽然临近,叙利亚局势难言收官。

  据悉,位于叙利亚北部的伊德利卜省是为数不多被反对派以及一些武装组织控制着的领地。媒体称,伊德利卜很可能是叙利亚七年内战的最后一役。此前,叙利亚政府部队正计划对该省发起进攻,并已将一些武装直升机运送至该省附近,而俄罗斯和伊朗坚持要打败位于伊德利卜省的武装组织,因此表示会全力支援叙利亚政府部队。(海外网
姜舒译)

  大马士革大学社会学博士卡利姆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伊德利卜本身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其对于叙交通、经济和战略等层面的重要意义,彻底解放伊德利卜,将为叙全面实现稳定和重建进程奠定坚实基础。同时,叙国土全部收复,将为全面政治进程的开启创造条件,更象征着叙利亚重回和平。因此,卡利姆强调,解放伊德利卜,现实意义与象征意义并存。

由于各派武装之间存在着激烈的矛盾和纷争,一旦战斗打响,反对派武装能形成多大的合力仍属未知数。在叙政府军此前的收复行动中,根据和解政策,不愿意向政府军投降的反政府武装可以放弃重武器和爆炸物,乘坐由第三方人员驾驶的大巴前往伊德利卜省,这也使大量反政府武装的散兵游勇纷纷涌入伊德利卜,进一步加剧了当地武装派别的复杂性。

虽然库尔德武装宣称巴古斯村仅剩下了武装分子,但是在以美军为首联军战机的大规模空袭下,仍有包括妇女和儿童在内的大量平民伤亡。从目前的巴古斯村局势来看,虽然伊斯兰国的残余武装分子进行了拼死抵抗,但由于库尔德武装拥有装备和人员的优势,再加上以美军为首国际联军战机的不间断空袭,巴古斯村被攻破恐怕也仅仅是时间问题,预计最快本周末幼发拉底河东岸的战事便可结束。

  文章称,近日西方国家纷纷对伊德利卜局势表示“严重关切”,美国等西方国家除了警告叙政府军不要对反政府武装开战,也已将核潜艇、战机等军事力量向叙利亚附近海域和陆上基地集结。

  但解放伊德利卜并不容易。叙国家电视台12日称,伊德利卜的恐怖分子和反对派武装不仅长期挑衅政府军,还不时用无人机骚扰俄在叙赫梅米姆空军基地,近期又开始对哈马省发动小规模袭扰。11日晚间,叙政府军在哈马省北部郊区击落一架无人侦察机。据叙当地消息人士透露,目前伊德利卜冲突降级区内约有45个不同身份与派别的武装团体,总人数在5万至8万之间。沙特、土耳其等国情报部门透露,部分武装分子已有意撤离。不过,包括“支持阵线”在内的一些极端武装组织,近期仍在伊德利卜省内挖掘和加固庞大、复杂的隧道网,准备死守到底。

大国在博弈,难民想回归

  俄罗斯方面,从本月1日开始在地中海举行大规模军演,俄空天军4日对伊德利卜省的极端组织“征服阵线”目标实施空中打击,其警告西方不要轻易对叙动武的意图十分明显。

  由于各派武装之间存在着激烈的矛盾和纷争,一旦战斗打响,反对派武装能形成多大的合力仍属未知数。在叙政府军此前的收复行动中,根据和解政策,不愿意向政府军投降的反政府武装可以放弃重武器和爆炸物,乘坐由第三方人员驾驶的大巴前往伊德利卜省,这也使大量反政府武装的散兵游勇纷纷涌入伊德利卜,进一步加剧了当地武装派别的复杂性。

伊德利卜这场叙利亚内战的最后战役,正引发各方激烈博弈。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日批准对叙新战略,将驻叙境内美军的停留期无限延长。美国领导的“国际反恐联盟”近日发布消息称,联盟将在叙利亚东部地区开展打击“伊斯兰国”的军事演习。目前,约2000名美军驻守在叙利亚东部、东北部地区,包括代尔祖尔产油区。另据当地消息人士透露,在特朗普表示将无限期延长在叙驻军后,美方9日向位于霍姆斯省的坦夫军事基地增派了至少100名海军陆战队士兵,目前该基地内有600多名美、英和挪威籍士兵。除军事存在外,美方还将继续深度介入叙利亚内部事务,通过一切可行机制孤立叙政府。

  与此同时,地区大国的介入也让叙利亚局势变得更加复杂。土耳其是影响叙利亚局势的一个重要因素。为防止战火蔓延至土方境内。土耳其军队已经沿伊德利卜省战事前线设立多处观察站,并部署美制M60型主战坦克作为“威慑”。

  大国在博弈,难民想回归

9月7日,俄罗斯、土耳其、伊朗三国领导人在伊朗首都德黑兰举行峰会,讨论叙利亚局势。在关于伊德利卜的问题上,三方内部出现较为明显的分歧。俄伊都强调应从伊德利卜彻底清除恐怖分子,而土方则考虑到在伊德利卜有大量亲土势力存在,所以极力阻止伊德利卜战役的打响。

  “左右逢源”的土耳其

  伊德利卜这场叙利亚内战的最后战役,正引发各方激烈博弈。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日批准对叙新战略,将驻叙境内美军的停留期无限延长。美国领导的“国际反恐联盟”近日发布消息称,联盟将在叙利亚东部地区开展打击“伊斯兰国”的军事演习。目前,约2000名美军驻守在叙利亚东部、东北部地区,包括代尔祖尔产油区。另据当地消息人士透露,在特朗普表示将无限期延长在叙驻军后,美方9日向位于霍姆斯省的坦夫军事基地增派了至少100名海军陆战队士兵,目前该基地内有600多名美、英和挪威籍士兵。除军事存在外,美方还将继续深度介入叙利亚内部事务,通过一切可行机制孤立叙政府。

尽管当前伊德利卜局势仍变幻莫测,但叙国内各界较为主流的看法是:叙利亚问题的解决总体上已由军事为主进入到以政治为主的阶段,而且叙利亚重建进程也应同步展开。

  北约成员国土耳其当前的角色极为微妙,一方面,该国即将参加俄土伊三国领导人德黑兰峰会,即将“主导”伊德利卜局势,另一方面,伊德利卜有大量反政府武装原本就是亲土耳其势力。

  9月7日,俄罗斯、土耳其、伊朗三国领导人在伊朗首都德黑兰举行峰会,讨论叙利亚局势。在关于伊德利卜的问题上,三方内部出现较为明显的分歧。俄伊都强调应从伊德利卜彻底清除恐怖分子,而土方则考虑到在伊德利卜有大量亲土势力存在,所以极力阻止伊德利卜战役的打响。

7年半的战乱让叙利亚经济遭受重创。联合国西亚经济社会委员会的数据显示,叙利亚因内战蒙受的损失约4000亿美元,数十万人死亡,约有150万人伤残,并造成严重失衡的男女人口比例。俄罗斯国防部7月29日发布的信息显示,7年多来约有698万叙利亚难民流散在全球49个国家和地区,国内外近1350万人需要不同程度和类型的人道主义救援。而整个叙利亚的人口只有2000万左右。放眼望去,昔日美丽繁华的中东花园,如今满目疮痍。自2017年下半年以来,在代号为“伟大黎明”的军事行动中,叙政府军陆续收复大片失地,战场形势发生重要转折。随着国内战事不断平息,叙政府开始号召难民回到家乡,在政府帮助下参与重建进程。

  土耳其始终强调对伊德利卜发动总攻可能引发难民潮,反对叙政府军可能对伊德利卜省发起的“总攻”。

  尽管当前伊德利卜局势仍变幻莫测,但叙国内各界较为主流的看法是:叙利亚问题的解决总体上已由军事为主进入到以政治为主的阶段,而且叙利亚重建进程也应同步展开。

为此,叙政府近来出台和实施大量政策与措施。如在叙利亚与约旦、黎巴嫩等国的边境口岸设立救助站,为回归的叙利亚难民提供食物、饮用水和医疗救助;通过信息采集系统核实和确认难民身份,登记其将要回归的地区,以及相关专业特长,为未来的经济重建工作夯实人力资源信息基础;在德拉、阿勒颇、霍姆斯等难民较多的省份,加大交通、医院、学校和通信设施的建设力度……

  新华社9月5日报道,土耳其军方已在伊德利卜省建立12个观察点。土方近来加紧斡旋,竭力阻止叙军对伊德利卜省发起军事行动。

  7年半的战乱让叙利亚经济遭受重创。联合国西亚经济社会委员会的数据显示,叙利亚因内战蒙受的损失约4000亿美元,数十万人死亡,约有150万人伤残,并造成严重失衡的男女人口比例。俄罗斯国防部7月29日发布的信息显示,7年多来约有698万叙利亚难民流散在全球49个国家和地区,国内外近1350万人需要不同程度和类型的人道主义救援。而整个叙利亚的人口只有2000万左右。放眼望去,昔日美丽繁华的中东花园,如今满目疮痍。自2017年下半年以来,在代号为“伟大黎明”的军事行动中,叙政府军陆续收复大片失地,战场形势发生重要转折。随着国内战事不断平息,叙政府开始号召难民回到家乡,在政府帮助下参与重建进程。

人和钱,重建的双重制约

  土耳其红新月会主席凯雷姆·科讷克对新华社记者说,一旦伊德利卜战事打响,他预计将造成150万人流离失所。土耳其红新月会正在与土卫生部一道开展评估,加强上述地区现有医疗服务,以应对更多难民的紧急公共卫生需求。

  为此,叙政府近来出台和实施大量政策与措施。如在叙利亚与约旦、黎巴嫩等国的边境口岸设立救助站,为回归的叙利亚难民提供食物、饮用水和医疗救助;通过信息采集系统核实和确认难民身份,登记其将要回归的地区,以及相关专业特长,为未来的经济重建工作夯实人力资源信息基础;在德拉、阿勒颇、霍姆斯等难民较多的省份,加大交通、医院、学校和通信设施的建设力度……

在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民众的日常生活并未受到伊德利卜战事的明显影响。大马士革玫瑰酒店安保负责人沙迪尔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尽管伊德利卜战事受到各方高度关切,一些西方国家还威胁叙利亚,甚至扬言可能会以伊德利卜问题为由头,对叙实施军事打击,但我们并不会为此感到恐惧。因为伊德利卜是叙利亚的领土,叙有权收复该地。”据他介绍,酒店方面近期的经营和安保工作一切如常,并未受到西方国家军事威胁的影响,一些既定的演出活动和商务活动都会如期举行。倭马亚中学教师阿提夫说:“课堂上,孩子们对伊德利卜的形势也很关心,因为那关系到我们的国家能否实现全面和平。我把叙利亚地图挂起来,告诉他们,那上面的土地应该是完整的、全部属于叙利亚人的,而不是被其他人占领的。从孩子们的提问中,我能清晰地感觉到,孩子们很在意这件事。”

  土耳其目前已接纳大约350万叙利亚难民,土耳其红新月会正在不断向联合国等国际组织提供上述地区有关人道救助形势的信息。科讷克说,土耳其很难应对新一轮难民潮。

  人和钱,重建的双重制约

参加9月6日至15日第60届大马士革国际博览会的各国商人也很关心伊德利卜战事。黎巴嫩纺织业商人艾明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叙领土全面解放已是大势所趋,这也为叙经济、贸易等领域的活动创造了条件。此次大马士革国际博览会,吸引48个国家1700多家企业参会,展区面积达9万多平方米,这些数字都说明,国际社会期待叙利亚实现持久的和平与稳定,并且对此抱有信心。

  在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民众的日常生活并未受到伊德利卜战事的明显影响。大马士革玫瑰酒店安保负责人沙迪尔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尽管伊德利卜战事受到各方高度关切,一些西方国家还威胁叙利亚,甚至扬言可能会以伊德利卜问题为由头,对叙实施军事打击,但我们并不会为此感到恐惧。因为伊德利卜是叙利亚的领土,叙有权收复该地。”据他介绍,酒店方面近期的经营和安保工作一切如常,并未受到西方国家军事威胁的影响,一些既定的演出活动和商务活动都会如期举行。倭马亚中学教师阿提夫说:“课堂上,孩子们对伊德利卜的形势也很关心,因为那关系到我们的国家能否实现全面和平。我把叙利亚地图挂起来,告诉他们,那上面的土地应该是完整的、全部属于叙利亚人的,而不是被其他人占领的。从孩子们的提问中,我能清晰地感觉到,孩子们很在意这件事。” 

“叙利亚重建进程最大的两个制约因素,一个是人,一个是钱。”叙利亚国内政治分析人士阿德南这样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认为,重建进程应以叙利亚人为主导,但目前看,人口基数、适龄劳动力数量、人员素质和教育水平等指标与现实需求之间存在较大鸿沟。短期内可以尽量创造条件,吸引流落在外的高学历难民回归,为重建夯实人才基础;长期看还需要在教育领域发力,恢复完整的教育体系,提高人口的学历水平和综合素质,“这些都需要全面、稳定的和平环境作为基础条件”。阿德南表示,至于资金方面,西方国家一直对叙利亚实施严厉制裁,这使外国企业对叙投资承受巨大风险。自今年5月以来,《环球时报》记者在叙接触过几个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小型商务考察团,虽然他们各自侧重的业务领域不同,但最终得出的结论大致相当,即“当地吸纳投资的需求十分旺盛,但鉴于安全因素和各类不可控风险,投资参与叙重建进程又要十分慎重”。

  参加9月6日至15日第60届大马士革国际博览会的各国商人也很关心伊德利卜战事。黎巴嫩纺织业商人艾明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叙领土全面解放已是大势所趋,这也为叙经济、贸易等领域的活动创造了条件。此次大马士革国际博览会,吸引48个国家1700多家企业参会,展区面积达9万多平方米,这些数字都说明,国际社会期待叙利亚实现持久的和平与稳定,并且对此抱有信心。

由此可见,难民回归、恢复教育体系和吸引投资等关系到叙利亚重建的要素,都与一个重大前提息息相关,即叙利亚能否迎来全面、持久的和平,而伊德利卜这个反对派武装和极端分子控制的最后区域能否解放,则成为评估叙利亚局势的重要看点。

  “叙利亚重建进程最大的两个制约因素,一个是人,一个是钱。”叙利亚国内政治分析人士阿德南这样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认为,重建进程应以叙利亚人为主导,但目前看,人口基数、适龄劳动力数量、人员素质和教育水平等指标与现实需求之间存在较大鸿沟。短期内可以尽量创造条件,吸引流落在外的高学历难民回归,为重建夯实人才基础;长期看还需要在教育领域发力,恢复完整的教育体系,提高人口的学历水平和综合素质,“这些都需要全面、稳定的和平环境作为基础条件”。阿德南表示,至于资金方面,西方国家一直对叙利亚实施严厉制裁,这使外国企业对叙投资承受巨大风险。自今年5月以来,《环球时报》记者在叙接触过几个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小型商务考察团,虽然他们各自侧重的业务领域不同,但最终得出的结论大致相当,即“当地吸纳投资的需求十分旺盛,但鉴于安全因素和各类不可控风险,投资参与叙重建进程又要十分慎重”。

  由此可见,难民回归、恢复教育体系和吸引投资等关系到叙利亚重建的要素,都与一个重大前提息息相关,即叙利亚能否迎来全面、持久的和平,而伊德利卜这个反对派武装和极端分子控制的最后区域能否解放,则成为评估叙利亚局势的重要看点。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